您当前位置:少年文摘报 >> 作文选登 >> 中学 >> 浏览文章

温暖的乡音

2015-10-16 15:57:58 本站原创 shnwzb 【字体:

温暖的乡音

湖南省益阳市一中 郭泽坤

 

封闭的空间,污浊的空气,昏暗的灯光,旅客们都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。在这长途客车上,充盈着一种沉沉的死气。除了发动机沉重的轰鸣声外,车内没有一点声响。

我透过污迹斑斑的玻璃向车外望去,一片阴暗,仿佛连那飘飘扬扬的雪也是灰色的。那此起彼伏的哈欠声听得让人心烦。只隔着一个座位,人也会吝啬张一张口。风吹着雪飞洒着,从我眼前飞快地飘过,我仿佛能听到风呼啸而过的声音,此刻那是一种怎样美妙的音乐。我想被那寒风凛冽地刮着,又该是一种怎样的凉爽。

“前面下车。”我身旁这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打破了车中已久的沉寂。有的旅客睁开了蒙胧的眼,但随即又转过了身。车停了下来,那男人站起来,围了一下那灰色的围巾,收紧了一下灰色的大衣,提起行李便下了车。

“这么个天可真冷呵,芗愔,快上去。”有旅客要上来,我伸着头望着车门,只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那里,扎着小辫儿,小脸蛋冻得通红。她那明澈的大眼睛向车厢后张望着,她是在找座位吗?她的目光向我投来,是那样的干净无邪。我示意她我这里有座位,让她过来。我正要张嘴叫她,这时她爸爸上来了,头上落满了雪花,看来等了很久的车。高大的爸爸一上来就看到我这里有一个空位,便牵着她的手走了过来。

我向她微笑示意一下,并往里面挪了挪,空出一点位置来。“小伙子,你坐你的。我抱着她就可以了。来,芗愔,坐在爸爸的腿上。”这位大概三十来岁的叔叔笑着对我说。“小妹妹的名字听起来很美。”我不禁脱口而出。她乖乖依偎在爸爸的怀里,两只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我。“听你的口音,你应该是湖南人吧,我也是。”虽说都是湖南人,但我们说各自的家乡话,我有一点听不懂他的话。“放寒假了,回老家去。隔这么远,是得回去好好团聚一下啊。”说着,他又拿出好些糖果,硬是塞给了我。寂静的车厢内,只听得到我们两个人在说话。在这车厢内,感觉却不似先前那么压抑了。

我们就这样聊着,风依然带着雪在窗外飘舞着。他带着芗愔比我先下了车,我又得在这充满冷漠的车内独自一个人等待。迷迷糊糊地,我疲惫地闭上了双眼。朦胧中,我似乎回到了家乡,田间的老伯吆喝着赶着水牛,谁家的狗在“汪汪”吠个不停,燕唱莺啼,溪水潺潺。对面迎来一位大婶,路旁寒暄了几句。这是我家乡的声音啊,是我心灵的慰藉。

“到站了。”司机冷冷地喊了一句。我猛地醒来,发现车上只有我一人。此音只可家乡寻?我心中想,若人与人相处,多一份温暖,那么天涯何处不乡音啊!

 

 

点评

与那些刻意引经据典的文章相比,这类情感佳作显然更容易获得读者青睐。文章所讲之现象,在现实生活中已是司空见惯,让人见怪不怪了。令人欣慰的是,作者从这种“人人心中有”的现象中,挖掘出了“个个笔下无”的题材,这便是一种本领。文章对于“乡音”的描写并不多,甚至只是简要描写了一个名叫“芗愔”的美丽女孩,却用大量的篇幅来渲染旅游沉闷与人际冷漠,就是在结尾时还不忘用一个梦境来展示乡音的美好。鲜明的对比,将“多一份温暖,那么天涯何处不乡音”这一主题展示得入木三分。这种借生活抒真情的行文方式,正是当前大力倡导的良好文风。

(指导老师:罗小军)